忍者ブログ

貢献者

人々はよく「急いでのんびり、憎悪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走著,走著,春就來了


暗藏了許久的玄機,被紅對聯紅燈籠,被紅紅的鞭炮炫目的禮花,一語道破。

一支支飽蘸深情的墨的毛筆,橫豎撇捺,平起仄收,或剛勁潑辣,或意猶未盡,草書、隸書、篆體的漢字,於一張張鮮紅的紙上,或濃如山黛,或輕似描眉,水墨的情意,熱辣辣的祝福與期盼,就這麼慢慢地滲入光陰,落在紙上,張貼在家家戶戶的門楣。

紅通通的燈籠,懸掛於林立的高樓的窗口,懸掛於鄉村的大街小巷,成了夜浪漫的點點繁星,點亮了人間親情愛戀的溫馨纏綿。鞭炮,爆響。煙花,騰空。喜慶和孩子們的笑聲串在一起,團聚和大人們的笑臉串在一起,幸福和老人們的慈愛串在一起,淳樸的生命在歡慶,煙火的溫情在鼎沸……

紅紅火火中國年,彙聚成濃得化不開的熱烈與柔情,令人動心、動情,激動與幸福如海浪一般,湧過一波又起一波。

我屋子的門前,有一個平臺。靠著平臺,是寬大的落地玻璃窗。玻璃窗上,粉藍色的紗簾靜靜地垂落。靜謐的晨,陽光漸漸灑滿我的平臺,穿透我的紗簾,用它的手輕輕撫摸我的面頰我的衣衫。春光,再也不舍得掩藏,不疾不徐的,一點一點明晰,一點一點繁茂,一點一點淹沒掉塵世的喧囂,一點一點凝結成一脈清越的明澈。

聽班得瑞的《春野》,琴聲穿透光陰的牆壁,從郊外來,從遠古來。閉上眼,我似乎聽見了泥土正在蘇醒,花兒正在吐蕊,鳥兒正在振翅,蟲兒正在呢喃,山泉正在汩汩流淌。甚至土地的呼吸聲,甚至雨水的滴答聲,甚至陽光的跳躍聲……花的清香,水的清澈,草的清新,天的蔚藍,雲的輕盈,一切一切,都在我的傾聽中鋪排開來。整個人,似被蕩滌掉了所有的塵埃,清靈如面前綻放的那一朵朵翡翠一般的蘭花。

這盆蘭花,名喚“綠翡翠”。狹長堅硬的葉叢中,呼啦啦竄出掛滿鈴鐺的花枝來。風鈴兒一般的蘭花,狀如豎翅嗅香的蝴蝶,每一朵都靈秀得可愛。最要命的是那蘭花的色,五朵粉粉的綠瓣在外環繞,中間是瓶狀的梔子的白,最中間兩束鵝黃的蕊,整朵花玲瓏俊秀,剔透晶瑩,俊秀得很,又乖巧得很。旁邊一大盆紫色的蝴蝶蘭,華麗豪放,一大朵一大朵的,開得張揚而熱烈。然而與“綠翡翠”比,明顯透露出些俗與淺薄來,底氣不足得可憐。綠蘿一點都不懈怠,昨天才展開一片大葉,今天的一杆枝又鼓脹著,期待分娩出新葉來。與這些花兒相依著過年,是我這段時間最愉悅的事。

琴聲一路輕揚,與窗外的陽光,與窗內的花兒葉兒,攜了手,化成一個個清脆的音符,流淌,迴響,奔流,乍泄。舒緩,清麗,明媚快樂又禪意暗藏。

舊的時光走遠了,新的日子走來了。更替與交接,只一瞬間的工夫。光陰,就像捧在手裏的細沙,總會漏掉些什麼——美好抑或抑鬱,忘記抑或懷念。有些事,過去了就算過去了,有些人,走散了就不再等待團聚,刪繁就簡,輕裝前行,走得才會輕快些吧。日子過得真快,這不,昨天,還是白雪皚皚的冬,走著走著,春就來了,那杏白桃紅,又將翹首枝頭。那綠盈紅肥,又將漫山遍野。

走著,走著,春就來了。走著,走著,花就要開了。

我站在低處,安於細節,等待,又一次春暖花開。

我抬頭仰望,呵,又是一年明媚春光。

忍不住,伸出手,接一捧陽光,輕聲呢喃:你好,春天!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9/18 wotoadgi]
[08/27 名波里南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