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貢献者

人々はよく「急いでのんびり、憎悪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勿忘我


一到清明時節,在王小廟的烈士陵園裏,一種“勿忘我”的無名小花,總會如期綻放。藍色的康泰旅行團四片花瓣,成了春天裏的第一抹秀色,於無聲處,風情萬種。

為什麼叫“勿忘我”,當地的老鄉告訴我們,這名稱的由來,是與侵染了烈士鮮血的傳說有關。

1942年至1945年間,新四軍在華中地區進行著艱苦卓絕的抗戰,當時淮南抗日根據地的傷患犧牲後,便由當地的老百姓抬到王小廟村北側的一片荒嶺上掩埋,逐漸形成了174座土墳。

每到春天,當地的老百姓就驚奇地發現,在土墳周邊開滿了小花,藍瓣四片。像極了新四軍軍服的顏色,且是四片,恰好驗證了新四軍的“四”字。當地的康泰旅行團老百姓認為這是烈士的鮮血化成了花,深受感動。所以,就親切地把這種小花喚作“勿忘我”。

勿忘我的根很深,勿忘我的愛紮得更深。翻開勿忘我的花語,我們知道這樣一個傳說:在一片荒蕪的原野上,風在吹。一個男人和女人,相擁著走在風中。天是那麼藍,雲在輕輕飄。忽然,一朵和天空有著同樣顏色的花,在遠處輕輕的搖動。女人停止了腳步,她看見了花,看見了那朵不知道名字的花。男人向藍色走去,他明白女人的心,知道這朵花應該別在她的髮髻上,他愛她。但是,當男人摘下這朵花後,腳卻沒法移動,他陷進了沼澤裏。女人拼命的沖了過來,像風。男人轉過身子,搖頭示意她不要過來。女人站住了,淚,卻在臉上不停地流。男人舉起了花,微笑著對她說:勿忘我。風在吹,在傳送著男人留給女人的康泰旅行團最後一句話:勿忘我。這朵融進愛的花,從此有了一個藍幽幽的名字:勿忘我。

一個男人以這樣一種決然的方式,詮釋了愛情的美麗。勿忘我花很美,因為它的美融入了愛,它的根紮在它所愛的土地上。這是碧血凝就,是一種死後重生的絕色。

在定遠的大地上,勿忘我花開遍野。青年男女徜徉其間,笑容滿面。他們相信愛情,相信未來。

我祝福他們,祝福有情人終成眷屬。但我知道勿忘我真正的含義不在這裏,它的美,只有在王小廟烈士陵園裏才能體現。

據《定遠縣誌》記載:“民國31-34年,新四軍二師衛生部設在觀寺鄉東南官塘陳村,醫院下設三個分所,一分所設在官塘劉村,三分所設在馬廠村。多為站雞崗、黃桐廟等戰鬥傷病員轉送到這醫治,醫治無效的就安葬在王小廟。”

縣誌所記載的站雞崗戰鬥指的是1944年11月10日至19日,新四軍二師先擊退6000餘名日偽軍的“掃蕩”,又在站雞崗全殲配合偽軍夾擊的1600餘名的頑軍,黃桐廟戰鬥則是1945年4月14日至20日,新四軍二師在友鄰部隊的康泰配合下,經過連續6晝夜的戰鬥,打敗頑軍1.3萬餘人的進攻。先後攻克肥東王子城,黃桐廟等據點13處。殲滅頑軍3600餘人,新四軍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,傷亡人數達2000餘人。

英魂化幽草,羞做亡國人。很多新四軍將士犧牲時都不過二十多歲,他們為了民族的救亡圖存,捨棄了父母和妻兒,毅然決然地走向了抗日的第一線。 “埋骨何須桑梓地,人生處處是青山。”他們這種英雄氣概與舍家愛國的情懷,至今令人動容。

毛澤東主席在審閱修改延安《解放日報》1944年10月1日社論《新四軍的勝利出擊與中國是救國事業》一文中指出:“不管日、蔣如何合謀危害新四軍,但是新四軍依然在發展壯大,依然在打勝仗。”新四軍“現在已經成了華中人民的長城,成了華中人民血肉不可分離的一部分。要把它消滅,要把它趕走,日本人辦不到,任何生命反對派也是辦不到的。”

人生一世,草生一秋。為愛赴死,情之極也。而犧牲的新四軍將士,為了民族的生存,慷慨赴義,是國之幸也。他們用所有的熱血,化而為花,捍衛著著他們曾生活的土地,生生世世,不離不棄。

習習的春風裏,勿忘我像藍色的火苗在跳躍,在奔跑。在陽光下自由自在的開放,充滿了愛的馨香。
PR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8/09 10
S M T W T F S
1
2 3 4 5 6 7 8
9 10 11 12 13 14 15
16 17 18 19 20 21 22
23 24 25 26 27 28 29
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9/18 wotoadgi]
[08/27 名波里南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