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貢献者

人々はよく「急いでのんびり、憎悪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母親開心快樂唱出心底的歌


去年的十二月,又輪到我去照料母親了。自從二0壹三年三月父親病逝後,年邁孤獨、八十五歲高齡的母親就由我們六姊妹輪流照料,每人照料二個月。我的姐姐、妹妹和二個弟弟都在武昌,去年的四月,她們就把母親接到了武昌,壹直輪流照料著母親。我這次從北京去武昌願景村 洗腦,想把母親接回到老家去住二個月。

十二月四號早晨七點,我乘坐的列車就到了武昌火車站。我走出車站,連忙乘上511公交車,來到我妹妹住的小區。當我來到小區的小廣場上,老遠就看到母親壹個人在廣場邊散著步。我趕忙走近母親,叫了壹聲媽:〝您怎麽壹個人在這裏散著步?〞媽回頭壹看是我忙說:〝妳來得好早呀。我在家裏睡不著,醒得早,就出來走壹走,溜達溜達。〞母親看我手裏拉著箱子又是提著袋子的忙說:〝看妳手裏拿著這些東西,我們趕快回家吧!〞於是,我和母親向妹妹的家走去。我看著母親的精神面貌比以前好多了,臉色有了紅潤,走路也比以前健朗多了,就問母親:〝您郎到武漢來住了幾個月,人的精神比原來好多了,人也健旺了很多,還是姐姐妹妹她們照護的好呀!〞母親聽我說到這些連忙接過話頭說:〝妳還別說,我到武漢來住了這幾個月,他們確實把我照顧得很好,特別是妳的姐夫和妹夫,他們對我可好啦!每天變著花樣跟我買早攴,只要是好的水果就買來給我吃。他們對我的好比自己的兒子還周到些......〞母親嘮嘮刀刀地說著,說得我心裏怪不是滋味。

我和母親說著話,不知不覺地就來到了妹妹家的門前,敲門妹妹開了門,見我和母親來了,妹妹說:〝北京的列車來的好早呀。〞我連忙說:〝現在的交通發展快的很,這還是坐的壹般列車,晚八早七,睡壹覺就到了武昌。要是坐高鐵的話,五六個小時就到了,壹天可以跑壹個來回。〞我和妹妹正說著,這時妹夫買了早攴回來了,妹妹招呼大家吃早攴。在吃早攴時,妹妹對我說:〝現在母親可吃得啦,早攴壹頓可以吃三個糖包子。她郎不僅吃得,心情也好多了,有時還唱歌呢。〞我疑惑地對妹妹說:〝妳是在開玩笑吧?〞妹妹很認真地對我說:〝我才不跟妳開玩笑,我說的是真的。前幾天,我把母親帶到歌廳去唱了二次歌,我的幾個同事還誇母親的歌唱的好呢!〞

妹妹的話說的我簡直不敢相信,因為打從我記事起,就從來沒有聽到母親唱過歌。我的母親沒有上過壹天學,壹字不識。壹九四0年她的父親被日本鬼子的飛機擲炸彈炸死後,十歲就開始做大人的事,每天洗衣做飯,過早地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擔。十五歲那年願景村 洗腦,母親就嫁給了我的父親,在這邊生兒育女,辛勤勞作、操持家務,哪還有心情去唱歌,所以妹妹說的話我不信。

妹妹見我不相信的樣子,就把母親去唱歌的原尾跟我說了壹遍。原來妹妹的朋友她們幾個買了壹張卡拉OK歌廳的月票,除重大的節假日外,她們都可以 到歌廳去唱歌和娛樂。妹妹硬是把母親帶去玩了二次,妹妹的朋友要母親唱壹唱歌,玩壹玩,開始母親不肯,最後在妹妹的朋友她們幾個的壹再要求下,母親唱了幾首歌 ,她們還誇母親的歌唱得好呢。

母親還會唱歌,這是我從來沒有想到的。等母親吃完早攴,我來到母親面前就問:〝老媽,您還真的會唱 歌呀,我怎麽以前從來沒有聽到您唱過歌。〞母親還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我說:〝我哪裏會唱歌喲,是她們幾個硬要逼著我唱,我推不脫,就把我心底裏知道的幾個歌唱了唱,那哪是唱歌喲,那是瞎在喊......〞這時妹妹走過來說:〝哥哥,妳不聽她說,老媽子唱的幾首歌還蠻好聽呢,不信,妳要老媽子唱壹遍給妳聽。〞在我們再三的要求下,老媽子終於願意把這幾首歌唱給我聽。

老媽子清了清嗓子,用她那渾厚的嗓音唱起來了,我也趕快掏出手機,打開錄音的按紐,把母親唱的歌錄起來:〝起來,不願做奴隸的人們,把我們的血肉築起新的長城,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,每個人們都發出最後的吼聲,起來!起來!我們萬眾壹心,冒著敵人的炮火,前進!前進!進!〞母親壹口氣把這首《國歌》唱完了,雖說唱的不是那麽流暢,但還是唱的那麽堅定和有力。我不知道母親什麽時候會唱《國歌》的,就用驚奇的目光問母親:〝老媽子,您是怎麽會唱《國歌》的呀?〞母親用很興奮的口氣回答我說:〝這還是剛解放的時候,我進掃盲班識字時學唱的,就壹直記在心裏,有的時候在心裏默默地唱壹唱,所以壹直到現在都沒有忘記。〞我壹邊聽母親在講壹邊在心裏想,我年邁且記憶力不好的母親,居然還能把《國歌》完整的記在心裏,我不得不用敬佩的眼光望著母親,佩服她老人家這麽大的年歲了,心裏還有壹腔愛國的熱情。

等母親說完話,我又問母親:〝您郎還唱的什麽歌呢?〞母親回答我說:〝我唱的是打日本鬼子的歌。小時候我們最恨日本鬼子了,我們家離嶽陽近,日本鬼子的飛機經常從嶽陽的機場飛過來丟炸彈,我們壹聽到飛機的響聲馬上就進樹林鉆地洞願景村 洗腦,躲避飛機的轟炸。我的父親就是在壹次躲避日本鬼子的飛機時被炸死的,所以我最恨日本鬼子了。〞說到這裏,母親的情緒有些悲憤和激動,她提高了嗓門接著說:〝那個時候為了民眾抗日,有壹支抗日宣傳隊經常到我們這裏宣傳抗日,並教我們小孩們唱壹些抗日救國的歌曲,到現在我依稀記得幾句,我也不知道叫什麽歌名,反正就知道唱這麽幾句。〞於是母親用那種渾厚有力的嗓聲跟我唱了幾句:〝打敗日本鬼子,除掉漢奸,民眾武裝起來救中國、救中國......〞母親雖然只唱了這麽幾句,但她把埋藏在心底的家仇國恨充分表達出來了。我知道母親現在年歲大了,記憶力非常差,有時候中午吃的飯說的是晚攴,把晚上說成是白天,但她把對日本鬼子的仇恨牢記在心,壹直到現在都沒有忘記。

等母親停歇了壹會後,我又問母親:〝您郎還唱了哪些歌呢?〞我妹妹連忙說:〝她郎還會唱民歌,而且還唱的蠻好聽呢!〞於是我硬要母親把那首民歌唱給我們聽壹聽。母親看著我們硬要她唱歌的樣子,她就用回憶的眼光想了想說:〝那首《姑娘哭嫁》,還是我在娘家做姑娘時跟她們學唱的,到現在還記得壹些,我把我記得的跟妳們唱壹唱,於是母親用悠婉的腔調唱了起來:無娘女,會做鞋,做幾雙,做八雙,陪八個豬,陪八個羊,陪八朵桃花送姑娘,哥哥送我到瑤坪,嫂嫂送我過九江,過了九江不尋常,天雨淋,地雨淋,想起爹娘心不平,把我說到湖洲坪,回趟娘家天地遠,夜夜恩念總難眠......〞我壹邊聽母親慢悠悠地唱著《姑娘哭嫁》的歌謠,壹邊看著母親唱歌時的忘情眼神,仿佛像看到母親在幾十年前和她的姊妹們在壹起唱歌謠,暢想美好未來的情景。可是幾十年來,母親都是含辛茹苦地過著日子,哪還有愉快的心情去唱歌。只有到了現在,兒孫們都成家立業 ,生活無憂,日子過得幸福美滿,社會安定祥和,她老人家才感到舒心快樂,才有那悠閑的心情唱出自己心底的歌!

離開母親又有半年多了,現在每當清閑的時候,或是夜裏躺在床上,我都打開手機的錄音,聽聽母親唱的歌。這歌聲讓我感到親切,感到欣慰和放心,因為這是從母親心底飛出來的歌!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9/18 wotoadgi]
[08/27 名波里南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