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貢献者

人々はよく「急いでのんびり、憎悪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那些年,走過的路

自打我上中學起,就常常走那條路。無論是騎車,還是坐公交,就必須經過那裏。

一開始,道路還是顛簸的,吸引人的只有道路兩旁的梧桐樹,每每夏季,這裏是最陰涼的地方。

你可以聽見知了的聲音,還可以隱約看見枝頭上跳躍的麻雀,有時候你會不舍的站在樹下,看陽光透過翠葉的縫隙投射出斑駁的影子。或許,這就是時光的印跡,一年又一年,老去的梧桐換來了一次又一次新生。

道路的左側是一條破舊的鐵路,至少過去的那幾年,我從未看見有火車經過。右邊是一排門面房,那幾年的店面一家也沒有換過,特別是賣陳年老酒的,店門口依然放置著碩大的壇酒,還有一個醉翁的雕塑。它就像是這一路上的標志建築,仿佛人們的生活竟是這般醉生夢死。

後來,火車道拆除了,變成了高樓大廈,刺眼的光華玻璃,讓我們總是忽略它的奢華。道路翻新了很多次,鋪了新的柏油馬路,沒過多長時間,又來鋪一次,就這樣一次又一次,印象中好像還沒有緩過神,就時不時的看見"繞道而行"的指示牌。

不過,縱然風景全換,幸好兩旁的梧桐樹保留了下來,這麼多年,還是鬱鬱蔥蔥的停在那裏,仿佛見證著時代的發展與進步。

等秋季,落葉滿地的時候,會讓人經過這裏時感到無數的經血過多感慨,踩著一片一片的黃葉,看著旋轉在空中即將墜落的枯枝,時間過得如此之快,卻又像一個世紀之久。

曆史的沉澱,總是在人們不經意間悄然積聚,冬去春來,秋冷夏陰,當多少年一晃而過時,或許這隨歲月老去的梧桐是我們對於過去僅有的回憶。

我們看到的世界,或許每一刻都在改變,但是有些東西,有些內心深處的感動,卻是保留了它當初的摸樣。

人長大了,城市也在漸漸古老,飛速的發展帶給了我們新的體驗,可是,生活好了,情緒變得多了,思想變得複雜了,我們的生活方式也與它變得越來越相似了,我們的思考少了,視線變了狹隘了,曾幾何時那樣開闊單純的視野裏,不再有那條通往遠方的林蔭大道,路的盡頭終究是有希望的,正如我們心中的路途,如初升的太陽。

越來越喜歡從這條路上走過,那是我們曾從貧瘠的土壤走向精神豐碩的時代,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目標奮鬥著,追求的卻是單一的"幸福",當幸福的字眼被模式化,當人性違反了固有的節奏,能否回歸到最初,那個簡單憧憬的年代,在心裏勾勒出更深度的精神財富,它遠比一張張鈔票要來的高貴得多。

一座城市的記憶,往往是對某一處令人觸動的那麼一隅的回憶,正如我依然自由自在的從這條道路上飛奔而過,身後是時光最初的剪影,只是這時的我,早已不再是當年學生的模樣。

【附:書徑通幽處】

看書如遊園,眼前,一處風景連綿著另一處風景,遐想,一座古宅停泊著多少掌故秘聞。仿佛縱橫山水之間,如賦、比、興的興,此處棹歌,彼處閑情。

按圖索驥的過程裏有不同尋常的快樂,溯著一本書來時的方向,逆流而上,尋找她的芳蹤。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。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。

少時看到"人淡如菊"四字,不知作者為誰。有人說,就是愛情小說嘛,亦舒的。有人說,哎呀,是《連城訣》的一個章名。直到讀到一本清代的小說,描寫那人的容顏時竟用了八個字:"落花無言,人淡如菊。"那一份欲語還休的情愫,如置睫前,當真是恰到好處卻無言了。這樣好的句子,用在這樣的地方,倒映照出意想不到的佳妙。

這樣得意的地方也還不是它的出處,這樣優美的句式出自詩書錦繡的大唐。司空圖立在晚唐的暮景裏,寫下《詩品》的傳世風流。"采采流水,蓬蓬遠春。"如此盛麗豐腴,春之氣象。"碧桃滿樹,風日水濱。"如此華美明麗,天清氣朗。"柳陰路曲,流鶯比鄰。"如此心心相映,溫婉動人。

有明朗清心的"白雲初晴,幽鳥相逐",也有氣勢懾人的"海風碧雲,夜渚月明",還有那天然清新的"幽人空山,過雨采蘋",醒人心目的當然少不了一句"太華夜碧,人聞清鐘".

"清澗之曲,碧松之陰"的靜謐,"登彼太行,翠繞羊腸"的豪情,都讓人過目難忘。那些景色仿佛解語之花,含情脈脈:"水流花開"如一則如煙往事,訴著多情卻被無情惱;"明月雪時"多像名士風流,靜躁兩不相幹;最讓人牽掛的卻是那句"落花無言,人淡如菊",惘然如夢欲語還休,多少人癡迷其中,留連不已。所以清人的小說中引用過這一句,今世的言情小說裏也有它,連《連城訣》裏也有它一頁之地,大約也是同樣的愛慕吧。

喜歡反反複複追尋那些典故的源頭,美好的文字總是代代相傳。在翁宏的《春殘》裏,"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"只是悄悄然的春別;晏幾道的《臨江仙》原封不動地借來一用,"去年春恨卻來時,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。"後人在詞話裏歎曰:工麗芊綿,結句依依不盡。加上結尾處的那句"當時明月在,曾照彩雲歸",更無敵手。

有這般更上層樓的,也有相得益彰的,辛棄疾《南鄉子》:"千古興亡多少事,悠悠,不盡長江滾滾流。"正是源自老杜的《登高》中的名句:不盡長江滾滾來。

還有隔世知音的,寫下"買絲繡作平原君,有酒惟澆趙州土"的唐朝李賀,與清朝的納蘭性德相隔了一千多年,這個句子被納蘭拿來化用在詞裏,一字未改。想來李賀固然是門庭破落,拜謁無門,又因避父諱無緣登第,時運不濟,然而即使出身權門文韜武略又能如何?千載之下,納蘭性德和李賀終是要殊途同歸,一腔熱忱也只能鬱鬱無奈,筆下蜿蜒,留與後人評說。

溯讀博閱,隨意東西。沿著書中的小徑,曲折迂回,踩出一幅饒有趣味的私人地圖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9/18 wotoadgi]
[08/27 名波里南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